是伍肆不是肆玖

鸽,透明。低产OOC小文手,有意向退坑mdzs只爱几位反派到死去活来。

【杀破狼同人词】《宴山亭•叙从头》

【伍肆碎碎念:

我想扩写成文。

但是意识流长顾大概没人嗑。】

顾昀(上阙):


山河夜紫,辄嗅鎏金,迄今何载能拾。


将侯几时,尝抛眼耳,厌我尘垢悉知。


薄衫寒甲,角声凄,玄鸦皆弑。


得失。


卷刃锈傲骨,偃星栖枝。


长庚(下阙):


破云劈雾生霜,天狼起,长庚苍旻拂衣。


雁回展翼,云纹旧铁,烙尽平生怔痴。


晰明长顾,自笑癫,终得昔时。


不渝。


晨熹微,余生共志。



是本人了


燕地寒Eliza:

说到心里去了哇😭




没粮号: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




  “她好厉害,好棒!”朋友很落寞,“我…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




  




  先不说别的,你的推荐和肯定,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




  




  产粮难不难?




  不难啊,写文的只要有手机,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画手只需要纸笔,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




  




  产粮难不难?




  难啊,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会熬夜,会忘记吃饭,会脱发,会伤身体。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熬夜对皮肤不好,久坐对身体不好,从身体方面来说,弊大于利。




  




  而这些,小太太们都知道。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脑洞怎么这么妙?图画怎么能这么美?镜头感怎么这么棒?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排版怎么这么厉害?还能这么操作?




  于是高声大呼:“神仙太太啊!”




  




  最初的最初,我以为“神仙太太”这个词是过度赞誉,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然后又递上了右脸。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




  




  我很清楚,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但是,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




  你用文字,用图画,用视频……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而被你影响的我,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看着你排山倒海,腾云驾雾,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楼台高起,星罗密布,万物复苏……(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但这是实话)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于是我欢呼雀跃,手舞足蹈。




  满心崇拜,满是喜爱和感谢。




  




  其实,每一句“神仙太太”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我爱你。”




  真的,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这个。




  




  喊完之后呢?




  不同领域还好些,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我是垃圾吧?我怎么这么差?没人喜欢我吧?我果然是垃圾吧?还要不要撑下去?




  




  撑啊!为什么不撑?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为什么不撑?




  




  不撑了吧,都没人看,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




  




  可还是会不甘心,想一起玩儿啊。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你就会发现:咦,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她现在还有哦,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她也会很羡慕。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




  




  




  




  和朋友聊起来,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什么才是动力呢?




  




  评论,点赞,推荐,就算是一大堆: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也能看好几次。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每次产粮,不论有没有求评论,其实都有句潜台词: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和我说话吧,和我一起玩儿吧,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哪怕只是个表情。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温暖的,柔和的。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评论里面。




  




  




  




  但有些时候,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会想:会不会觉得我烦?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很尬?T_T




  她也会想: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_〒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小心翼翼对待对方:可能你不知道,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你好棒的~
        这样患得患失,被对方轻易影响,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




  其实说一大堆,就一个请求:小天使们,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在她们自我怀疑,妄自菲薄的时候,你的一个小红心,一句“我喜欢你”能点亮她一个世界,你也是她的神仙啊。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我给你支持,你给我庇护。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寻求片刻安宁。小憩之后,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




  你可能喜欢窥屏,习惯无声支持,不过点个小红心,留个小脚印并不难,试试?




  




  




  最后,我知道你在看,你真的很棒!会羡慕会自卑,只有一个原因: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这是好事儿哦~




  




  
***  加一句,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别怀疑,她是在跟你表白!😘
  
*** 不用特意问,可以转载的,我的荣幸😊
  


【双聂】拜斗

  【一.聂明玦】

  半日的天清凌凌地晃起了铃音,帘里帘外都颤动着我听不懂的诡秘曲调。

  依稀记得母亲曾与我说在浙闽一些地区,这叫做拜斗。

  那时怀桑尚未出世,而父亲的眉眼我仍忆得分明,有南天星宿的锐气锋芒。

  他以睥睨的姿姿态斜觑着我,眼里像是蒙了一层天幕,泛着灰,却奇异地比刀光还蛰人。

  他对着我背后那群所谓的善男信女嗤笑一声,我却觉得他分明在笑我:“混秽不堪。”

  我不明白。

  而后母亲问我想要许什么愿望。

  我说亲我长命百岁,阿弟一生太平。

  大抵是因那时年纪小,他俩谁也没有发觉,也没有来纠正我那“平安”与“太平”的混淆。


  【二.聂怀桑】

  我看见了拜斗。

  大哥曾与我说这等凡俗迷信本不当放在心上,默认便可,但父亲曾在当年与他说了一句“混秽不堪”,由是不得不留了几分疑虑。

  今夜的清河因此分外热闹。

  铮鸣的铃铛四下萦迂,殷红的烛血淌落一地。艳俗的红与过分明媚的金覆盖了整个视野,伤的人脑里突突直跳,浑然不知所往。

  路过每处都是遍地向南跪拜的人,独我伫立。

  可我分明听见了转瞬即逝的木鱼声。

  我捕捉着那点声的余韵赶去,便看见那破落苑户里的一名小僧人正击打着木鱼,口里却唱着东南诸星仙君的名号。

  我略诧异,但走出去的一瞬又听见了什么。

  “这户人家光个聋老太掌故,那老不死的不知道怎么拜斗,光信了不知哪里传来的歪门邪道,非要请僧人来。”

“所以你看,现在她越是想子孙满堂金玉兰香,就不是越破落了?”

  “这个叫做什么来着--混秽不堪!”

   天色暗了。

  泛着浓重的灰。

  像极了什么人的眼。





PS:

这算是纯粹的随笔,完全没有大纲草稿,连备份都没留。

灵感源于今天出门一直到晚上回来,都听见邻居家传来极其惑人的调子,母亲说那叫拜斗,她还看见了和尚。

上网查了一下却发现拜斗是道教仪式,又胡思乱想到那家人中一个女人刚好当了小三拆了隔壁家庭(早上在骂的时候用方言说了句22年?!),可是现在又在求阖家欢乐。

纯粹有感而发,毛病应该很多,谢谢捉虫然后见谅垃圾文笔。


宣:双聂春节贺文24h活动

双聂的第二次24h&第一次参加活动肥肠激动!希望各位劳斯太太们原谅我这个拖后腿的!


如夜孤殇—肉肉:

第二次继续努力!




其实是澜子:



双聂的第二次24H活动?√这一次也请多多支持了。








月下思凡:







宣:双聂春节贺文24h活动

双聂春节24h贺文活动

现有人员如下↓

@乌衣巷  @如夜孤殇—肉肉  @燕地寒Eliza  @伍肆玖26  @其实是澜子  @羽c
















存粹为了发扬双聂, 双聂文真的好少,表示粮不够吃,要是有想要参加的,可以私我,文笔不限,不是联文,写的好与不好都不要紧,重在参与
















想加入的私我吧啦啦啦~
















炸死我都没关系,我说过,这个活动完成了,我跳恋爱循环给你们看!我把群号发在下面,你们想参加的都可以进来,标明:参加双聂春节贺文活动,谢谢你们,我爱你们!呸,我是大哥🌚🌚
















双聂文/画手活动群:942668711
















欢迎你们啦













【避尘x随便文化车/2018.10.31生贺】《剑有灵》

咳。这次文化车比上次露骨……
自行避雷。
其实当成忘羡就挺好磕的。
避尘x随便

【一】

指点江山间

铭镌浅红痕

含樱作光婵娟溪

花径香丘闻

【二】
避我随心处

便泣欲界尘

求刃劈山而破壑

锋绽魄中门

【三】
剑身梅三弄

杏色舐锁春

颤此料峭乍还寒

呜咽覆缠冷

【四】
巫山雨后雾

云巅隐泣声

泪拟甘霖润元阳

惟夺腹浊甚

拖了好几天啊……
其实是想早点写好的,但是一想沙雕亲友既然农历生日和公历离那么近,其中一个又和羡羡同日,干脆拖一会,一石三鸟算了【全天下都知道我手速慢】。

【此处应圈沙雕亲友 @忧染心

【宋晓薛文化车生贺】《化雪・揽月・惹云》

今天的皮皮霞长大一岁啦【但我就是不承认你比我大一点点!】
虽说你这个点梗浪的我猝不及防,但看在你是寿星的份上就不吐糟你啦。 @曲终人不散.
宋晓薛文化车--一辆需要避雷但不可能被屏蔽的生贺车

《化雪・揽月・惹云》

宋薛段《雪映》:
簌挲霜雪依依垂,频折霜雪催。
胭脂艳舐梅菡萏,拒他风来归。
山雪乍过阴云雨,寒瑟温留痕不讳。
扰云翻浪忽雪入,云难自矜巫山会。

晓薛段《月还》:
善月融水清若镜,亟待雾缠泠。
朗光衬色舌缱绻,啧呜有声鸣。
储梅落瓣乘月燃,云有雨露沾衣襟。
抵掌触我魄门见,花径单为君勉勤。

宋晓薛段《掩月惹雪》:
蕲慰梅落云生处,双龙入梦缠。
月照方寸不净土,雪荐三丈寒。
似曾帐外燕旖旎,帐里雪月夷春淡。
月华雪溶浸雨云,淡薄霞色笼雾岚。

这种东西就不要我翻译了对不对【疯狂暗示】
生日快落我的沙雕姐妹!
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沙雕鸭【bushi】!
还有为什么你和伞哥同一天生日???

【魔道杂鱼古律】未见

#今天的伍肆玖也在腰疼,摸鱼凑数
#内含晓薛晓,曦瑶,双聂,三者分段无直接关联,避雷预警

  晓薛晓:
 
  吾不见世人心狠计谋深,惟见君兮过往冷。

  吾不闻君曾守我八年独,只觉万恶自何辜。

  吾不知君有心意亦有情,以眸换血染白衣。

  吾不复眼盲不识身旁魂,然君已逝空余恨。

  阴间恶灵寒,过之忘川畔,愿为君祈来世安,日落于西山。

  世上人心难,独行常蹒跚,澄澈双眸可为伴,肝肠已寸断。

曦瑶:

  世人见尔虞我诈罪难释,独讽君恶嗔与痴。

  世人闻八端皆忘于红尘,可笑未见昨日晨。

  世人知仁泽伪善心目遮,可知君心亦澄澈。

  世人复嘲弄怨恨不识缘,君为世人入深渊。

  牡丹不复艳,三生事难言,人心惶惶亦难安,莫将苦自咽。

  秋风萧瑟弦,世间情未恋,瑶台明镜自高悬,琴箫鸣从前。

双聂: 

  无人见阳间人心多艰险,只见懦弱轻鄙厌。

  无人闻明争暗斗阴阳谋,只闻仙家似王侯。

  无人知世路难行清风去,只识一问三不知。

  无人复真情实意亲舍离,只复蜉蝣朝暮死。

  孑孓踌躇路,为兄残余生,怀中金刀洁如初,手刃仇恨毒。

  靡靡之音苦,已负旧前尘,一似当年驾马驽,含泪笑苦楚。

  全文群像:

  君不见生来彷徨两境中,只见夏虫语冰人倥偬。

  君不闻择善避恶意无终,只闻孑孓踌躇影憧憧。

  君不知行路艰险遍棘丛,只知遍体鳞伤亦从容。

  君不复遮蔽欲掩若附庸,只复慊行无畏识责重。

  其实说来惭愧,这点东西耗得我时间不少,而且仿了《与羡书》的末段,格式并不是原创的。并且晓薛晓段是之前就有的鱼,闪退的时候不小心登了几百年前QQ注册的LOFTER,才发现有人在下面评论要授权手写。后来回复是回复了,但是时隔半年才回复这就是题外话了。【在大号这里手动艾特一下那位天使表示一下歉意 @禁欲。
  还有就是最近身体不怎么爽利,感冒咳嗽流涕,头昏沉沉的腰酸背痛,心情也糟糕得不行又不能表现出来。导致30fo的点梗到40多fo了都还没动笔,再次给点梗的那位太太道歉了。
  就先放着吧,如果有人要看原文的剧情我会发,但也许不是很及时就是了。
 

 

【双聂国庆贺文】不告

伍肆玖温馨提示:
  内容可配合河图《云舒》食用。
#双聂国庆贺文 《不告》
  太如痴如狂,也太过若即若离。
  太孤寒料峭,也甘于眉眼伏低。

【一】
  摇晃着的月挟卷着如同点墨的风,渲染在澄清的桂花酒香里,随着涟漪缓缓荡开。一不小心被徐徐泛起的甜味钻了空子,聂怀桑鼻尖与胸壑间在刹那漾了醺然。

  他晃着酒樽,玉色映了浅黄的酒和月,虚虚实实地印在眼睫间。聂怀桑眨了眨眼,眼帘下晕开浅浅的青黑一片,倏地有一颗亮色装了月光,自眼中毫无防备地碰撞在金线玄衣的兽纹凶兽面上。
  他怔怔地看着泪水晕开一片浓郁的模糊,有些手足无措地放下酒樽。白玉磕在石桌上生出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他浑身猛地一震,仿佛碰撞碎裂的不是酒盏,而是他那颗散落一地如月色寒光铺陈的心。

  聂怀桑强迫自己闭了眼,被月光着了惨白一片颜色的面庞上纵横交错着桂枝绰绰的影,直至鸦声骤起,他才露出一抹似哭非哭的扭曲笑意,重新睁开眼。

  “大哥。”
  他挣扎着从削薄苍白的两片唇间喑出这三两字句,柔和淡薄的尾音萦绕着夜色缠绵寒凉的薄雾,跌跌撞撞凝成霜露,沿着单薄外衣的纹路,冰冷地渗入骨随。
  有星星点的碎金撒了一树一地,渺渺的香气里混杂了难堪的沉默。

  聂怀桑仿佛释然般地一笑,再度开口声音里却带了呜咽。
  “大哥,我现在会用刀了。”
  他徐徐说道,眼中映着碎落的桂子密布,如同星月同辉。

  他饮着酒,丝毫不在意酒樽破碎的一角割裂了掌心,血顺着碎裂的沟壑曲折蜿蜒爬满袖口,金线染成了血红的缠枝莲。
    聂怀桑手稍稍一斜,澄清炽烈的酒便灌进了淌血的豁口,又从掌侧汇成一结血线滴落。
  他连眉也没皱一下,只是眸中微微发暗,如阴云蔽月。
  --他想起数年前有两个人的日子。
  “那时大哥你常常不穿衣就出门。”
  他自言自语地絮叨,眉间除了一点戾气和狡黠,又无端生回了以往的怯懦脆弱,却也柔和了几分眉眼,宛如回溯。

  他从来知道自己那时那点藏于眸中稚拙的执着也许有些许预料,即便被当少年气性如履薄冰。
  但他也从未料到这缕藏于心口连自己都几分模糊的温度,会成了最后一丝牵念。

  就仿佛你于黄粱周公之间辗转游刃,刹那间遇着刀枪剑戟寒光如霜空过眼,再是冷漠的人也必会倒退,何况他曾是放慵旖旎不羁者。
  但习惯梦中细碎连绵的惊嚇与疼痛后,他以自己也料想不到的漠然吞噬尽了这点残余的惧意。或者说是用几近崩坏的魇交接那稍有点的烟火气。
  从那之后,他从未怕过什么。
  大约也曾想过人命本如津渡烟雨丘壑缓延,细细微微缱缱绻绻,溪流绵长,山丘平缓,必然是温柔无极的罢。
  他做人卑微眉眼伏低,想做恶却因为那一点怎样也舍不下的牵念而与人的特性断得不干不净,想做善却因为手中脚下染的是鲜血,碾的是白骨而分不沾边。
  --于是便抛下人性本色藕断丝连,莆仙戏台上不知是作那傀儡还是牵丝人。

  然后见遍这人间污秽筚路蓝缕,却依旧怨怼而不甘不告而别。
  毕竟这世间种种不告而去,尽是别离。








其实我本来是当中秋贺文的来着_(:з」∠)_但是没办法,手速慢而且双聂没有糖好磕啊!啊!
然后就拖到现在。
@槿そ年巷  @曲终人不散.  @血染江山的画  @还是叫我狗蛋吧 求求你们产点粮行不行??随便什么,写了就好了啊!【我可能有一群假亲友】

【薛晓破车】甘饴

看题目就知道糖果play对吧√
首车,需要垃圾场回收。
全文外链走评论。

【温善 双聂】架空人设

#寒刃

先放个人设_(:з」∠)_不一定会写就是了
ps: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写原创世界观连载的。但是我现在十分崩溃想要浪。
  强烈质问我的图怎么违规被屏了??透明文手试图摸鱼都这么困难的么??一不亲二不摸三不开车连对视也没有啊?老福特你能看见我的眼泪如万里长江水吗?
  我真的好悲伤,在雨中拉肖邦。

连载,架空。
CP温善(若善),双聂。
寒光若梦见众生,
刃光不善笑来者。

人设:
温若寒:
  一手遮天的炎阳当权者。家大业大地方一霸,行事诡谲半真半  假。黑白两道皆是声名赫赫(臭名昭著),脾性古怪暴躁易怒,却也伶牙俐齿如针尖麦芒,不好惹。即将而立之年家中却尚无妻室,亦没有关系极其亲密的左膀右臂。枪法卓绝,格斗技巧却无人见识过,想必是招惹他的人都被那颗子弹直接送走了罢。

金光善:
  炎阳南分部总督办长。南分部向来由金家打理,天高皇帝远,上级管不着,于是督办长这个职位就一脉单传安到了这个除了女人就是酒肉的花花公子头上。可本以为这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白脸会早点下台,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从真正意义上割下了炎阳南分部这块肥肉。十分爱笑,桃花眼迷死一大片女人。家中夫人似乎是只河东狮,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总归该做的一样不做,不该做的做了一堆。
聂明玦:
  貔貅营大少爷。虽然行事说话严厉,但本人毫无少爷的花花架子,俨然将营中事务规划严谨毫无错漏。极少笑,习惯皱眉,不喜用枪,顺应祖上的规矩练刀。家中无妻室,亲人除了花花肠子苟延残喘的老爷子,只有一个二房的弟弟。但虽非同母所出,两人关系却是天下皆知的亲。曾有人试图用二少爷要挟貔貅营,后来不知如何却被人质自己逃了。从那以后,更是不愿放任弟弟在外胡闹。
聂怀桑:
  貔貅营二少爷。真正的少爷脾性,花天酒地,附庸风雅,空有皮囊而无真才实学。细胳膊细腿,不会文也不愿武,胆小如鼠,最常说的话就是不知道。佩刀似乎是唯一能证明他聂家人身份的物事。与自家兄长关系非常好,但两人在学习方面意见颇有分歧。

  我其实不怎么喜欢写原创世界观连载的。但是我现在十分崩溃想要浪。
  强烈质问我的图怎么违规被屏了??透明文手试图摸鱼都这么困难的么??一不亲二不摸三不开车连对视也没有啊?老福特你能看见我的眼泪如万里长江水吗?
  我真的好悲伤,在雨中拉肖邦。